• 苏有朋做客中歌榜倡导公益应该融入生活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为了能够具体阐述音乐剧与文学作品这两种艺术形式的关联,本文将尝试从故事情节处理,人物形象刻画以及所使用语言特点等三个方面对《巴黎圣母院》音乐剧及其文学原著进行一番比较。音乐剧;文学作品;《巴黎圣母院》;艺术形式1.引言音乐剧与文学作品,作为两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在诸多方面存在着较大差异,但是两者从始至终都存在着联系,彼此都有许多相通之处,能够共同推进彼此的发展。为了能够具体阐述音乐剧与文学作品这两种艺术形式的关联,本文将尝试从故事情节处理,人物形象刻画以及所使用语言特点等三个方面对《巴黎圣母院》音乐剧及其文学原著进行一番比较。2.《巴黎圣母院》音乐剧及其文学原著的比对2.1人物形象的比较在音乐剧中,人物形象的塑造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并且还会受到更多要求的制约。“文学或戏剧作品中的人物主要根据内容需要而设置”(南利华,2008:14),但是在音乐剧中,角色的设置还须受到音乐形式与布局方面的制约,因此,人物形象的塑造也应当会受到这多种艺术表现形式的制约。由此,音乐剧中的人物形象就会与文学作品有着明显的差别。虽然主人公们的基本情况没有多大更改,但是由于音乐剧与文学不同的表现手法,音乐剧中的人物也有了自己不同于文学作品中的一面。编剧们根据音乐剧的特性赋予了某些人物以特殊的剧情任务,同时也相应的精简了原著人物形象。2.1.1人物形象的改编与删减比较大的人物调整就是剧中角色格兰古瓦,他除了扮演小说中的游吟诗人和吉普赛女郎爱斯美拉达有名无实的丈夫之外,还担任了故事情节的叙述者。当序曲缓缓结束时,舞台中央出现了本剧的叙述者――格兰古瓦。他面对着观众唱出了本剧的开场词(pé)”(余乐,2004:164-165)。'p这段历史发生在P'美丽的巴黎-----那是一四八二年'é爱与欲交织的故事从以上节选的歌词中,我们也可以预料到当时故事发生的背景。观众们会感到在这样一个时代必然会发生很多与欲望有关的故事,必然会有所谓的成功者和牺牲品以及混乱的秩序和颠覆性的事件发生。尽管音乐剧与文学都是诉诸于形象的艺术形式,但是音乐剧要求其本身故事中的人物、时间和背景相对应,并且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整清晰的表现故事内容。因此,音乐剧剧作家和作曲家对于小说或剧本原作进行改编时,就会对原作的故事情节及其主要人物形象做出调整,以达到故事情节清晰条理,人物形象生动鲜明,整个剧作表演引人入胜的目的。2.1.2音乐在塑造人物形象方面的魅力音乐是音乐剧目的上帝,它让听众通过音乐去揣摩剧中人物的性格。因此,音乐剧中的人物形象会让观众从多种感官上去体会剧中人物的性格,更为直观,更富有冲击力。比如主角卡西莫多,在首演版本《巴黎圣母院》音乐剧中,饰演卡西莫多的嘎有一副特殊的嗓音。当他第一次亮身,演唱《Pp――愚人教皇》时,他的声音一下子就给观众以强烈的听觉冲击。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会渐渐认识到,卡西莫多就应当有着这样一幅沙哑的嗓音,因为这是融入了人物角色灵魂的声音。而在文学作品中,我们只能通过作者所用的语言去体会人物形象。例如“――驼背”,“――独眼”,“――跛脚”等词汇,让我们对卡西莫多的畸形程度有了很大的想象空间。而对于他的声音,却只能从别人的感受描绘中才能间接猜测到。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到音乐剧作为一种有声艺术带给我们不同的感官享受,具有直观性和清晰性。2.2故事情节的比较对于文学作品和音乐剧来说,情节的设定始终都占据着一个十分重要的位置。音乐剧《巴黎圣母院》秉承了大作家雨果著作中的主要故事内容。其中大部分情节不仅得到了保留和延续,而且音乐剧编剧们对其主要的故事情节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并起到了很好的现场舞台故事情节效果。2.2.1情节演进以及人物出场顺序的调整在音乐剧中,首先出场的是我们的故事讲述者兼游吟诗人――格兰古瓦,紧接着是克洛潘率领众流浪者向巴黎圣母院寻求庇护。而下一个出场的主教弗侯洛则命令军官菲比斯驱逐这些流浪者。在追逐中,菲比斯发现了爱斯美拉达并向她询问起了她的身世。最终,在交代完菲比斯与其未婚妻百合相爱的情形之后,才终于轮到我们剧中重点人物的出现――卡西莫多。而在文学原著中,人物出场是首先从节日(ê)*开始的,在节日中,主持圣迹剧的格兰古瓦、被众人推选为胡闹王的卡西莫多、在广场中跳舞的爱斯美拉达、教训卡西莫多的主教弗侯洛以及解救爱斯美拉达的菲比斯都依次出场,节奏紧凑。2.2.2.情节内容上的变化随着人物的删减,在原著中占有相当分量的情节也随之削减了。例如音乐剧中对爱斯美拉达的法庭审判,原著中法官等小角色被删掉,只留有弗侯洛一人进行审判。气急败坏的弗侯洛令人对爱斯美拉达施以酷刑使其被迫认罪并判处其绞刑。整个审判过程由他一人掌控,这也是为了加强人物形象冲击力的需要。而在文学原著中,审判爱斯美拉达的是一群人,有庭长,国王监诉官等。除了爱斯美拉达这一被告,连她的小山羊也成了被告。他们利用小山羊的表演判定爱斯美拉达使用巫术谋害菲比斯,并对其实行了酷刑逼供。柔弱的波西米亚姑娘最终被迫招供了,人们把她关到了监狱里,正是在这牢狱中,主教神父弗侯洛出场了,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向爱斯梅拉达表达了他那疯狂扭曲的倾慕之情。全文故事情节至此也将告一段落。由此,可以看到音乐剧与文学作品对这一审判情节的不同处理,文学作品中在极力表现当时社会的黑暗和麻木。但音乐剧注重的是强调人物关系的冲突对比,更加凸显弗侯洛的爱情扭曲和道貌岸然。经过这样的处理,整个音乐剧的故事情节变得更加清晰明了。2.3语言特点的比较从语言特点上讲,“文学以语言为媒介,被称为语言的艺术。”(李笑梅,2008:97)而语言也是音乐剧中塑造艺术形象的手段之一,由于音乐剧作为一种综合艺术与文学中的语言有着几点不同。2.3.1语言运用的自由性与局限性“文学作品中的语言运用不受物体材料的束缚,其表现手段由此具有较大的伸缩性、包融性”,而且“它‘几乎能用任何程度的抽象性来表现物体:从个别的具体现象到经过提炼的概念”。(李笑梅,2008:96)而音乐剧中的语言不那么自由。“音乐与台词可能相互加强,也可能相互抵触。但是无论何种情形,我们都必须始终依赖音乐作为我们的向导去理解作曲家的脚本台词概念。”(约瑟夫・科尔曼,2008:8)例如“'ppê'é?.――打从心底我臣服于你,胜过于一只狗对主人最深的忠爱。”就足以表现出这种感情的深厚。而主教却从不坦露自己的心声,这种鲜明的对比,让人不禁对主教的性格有了更为全面的了解。在文学原著《巴黎圣母院》中,第四卷的大量篇幅都用来叙述卡西莫多的身世,描绘他与弗侯洛之间的关系。不管弗侯洛对这位可怜人是多么的“――恶言相向”还是“――言辞苛刻”,卡西莫多对于弗侯洛的养育之恩都是“――无限的”、“p――深厚的”、“pé――热烈的”。可见,文学作品中语言运用的自由性,可以将故事娓娓道来,也可以细腻的刻画人物的内心情感。无需像音乐剧中的语言,必须简短明了。2.3.2语言的音乐美音乐剧要求语言应与音乐交融,就决定了其语言的不随意性,但这又同时赋予了她音乐美的特性。例如《――月亮》的歌词:,à-'P.,p'.,,.…――月亮皎洁地高挂在天上,照耀着巴黎的屋檐墙角。看呐一个男人正在为爱所苦。美丽明亮的孤星在破晓时消逝无踪。……而文学的语言也有音乐美的特点。文学的音乐美不仅仅是表现在语言形式上。更体现为外在的声韵与内在情感流动的融合。”(李笑梅,2008:97)因此在原著中,当爱斯美拉达被卡西莫多救到巴黎圣母院后,对月亮会有如此的感触:,,'éépp'é.ép,p,.(,2002:102)――夜幕降临,她觉得夜晚是多么美好,月亮是多么温柔,便信步来到环绕教堂的长廊上走走。从这般高度往下看,大地显得异常宁静,她的心头这才稍稍轻松了一些(雨果,1995:345)。以上原著的词句中,“”,“”,“”,“”,这些形容词和名词不仅读起来充满韵律,而且让人们能体会到爱斯美拉达在巴黎圣母院中庇护着,心灵有了暂时的放松和依靠。可见,文学作品中语言的音乐美也应该是与人物的内心情感相融合在一起的,与音乐剧中的音乐美相比,它只是缺少了音乐的辅助作用,但语言本身依然能够给我们带来音乐美感享受。3.结束语通过比较音乐剧《巴黎圣母院》及其文学原著,我们可以简要的概括出文学创作与音乐剧创作的一些相通之处。文学创作为音乐剧创作提供了众多的题材和引人入胜的的故事情节;而音乐剧按照其特定的原则和理论去对文学作品做出调整,将语言符号转化成一部集视觉、听觉和想象等多种手段为一体的综合艺术形式。更重要的是,文学让音乐剧有了更为深刻的思想性。音乐剧《巴黎圣母院》不仅仅是音乐剧世界里的一枚璀璨的明珠,也是文学创作领域的一部不朽的作品。他的编剧们用现代音乐剧表现手法,赋予一部伟大的经典文学作品以时代的气息,让这部享誉世界的著作《巴黎圣母院》更加富有活力和魅力。

    上一篇:论修建都江堰的历史必然性和偶然性

    下一篇:没有了